你与我如此相似

coser
/骸云/楼诚/
写文纯属自我娱乐
开心就好

【生贺】给云雀恭弥


云雀恭弥受过几次重伤。


还是学生时代的时候,被六道骸揪着头发砸向地板,满脸血污的靠在暗墙背后,胸口扯得生疼,甚至能感觉到肋骨断裂之后错位。
那是他15年来受过最大的打击,被隔壁镇上的从没听过名字的人打得遍体鳞伤。
嗯?当然恨了,云雀从来没有输过,更别说重伤。在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他看到六道骸就想干架,全身的细胞都在叫嚣着这个男人曾给他多大的精神伤害。不过这也让当时什么都不放在眼里的云雀心里有了个执念。

后来,继承仪式上初次见到爆发的西蒙家族的时候,被大地的重力毫无悬念的控制,强大的力量把墙壁撞得开裂,骨骼咔咔作响。没有什么比被人玩弄于鼓掌之中更不能忍的了,更何况对方还是曾跟自己叫板的转学生。
他极力支撑起来,咬牙切齿的说出那句
[ 我没事,除了尊严。 ]
后来对战铃木,他从直升机上一跃,气焰高涨,制服外套在空中猎猎作响,他扬起风纪袖章,他目光凛冽。
[ 如果堵上尊严的话,我是不会输的。 ]


彩虹代理战。看穿耶卡瞬移秘密之后,云雀自己都有些意外脑海里下意识的决定,他完全有机会离开耶卡的攻击范围。
但他站在原地没有动。
伤口从左肩贯穿,他觉得左臂可能是废了。和耶卡一起固定的话,就没办法使用瞬移了吧? 旁边跟着他一起吐血的还有六道骸,云雀有些五味陈杂,没想到最初的敌人居然会和他选择一样的自我牺牲这类荒唐滑稽的方式。
到底是被改变了。

还有一次,在弹尽粮绝,后备支援部队全部失踪,或许已经被敌方家族挨个干掉的情况下,云雀还在跟对方战斗。身上已经挂彩无数,对方人数优势明显,仗着雾的幻术四处隐蔽,这已经够恶心人的了。虽然实力垃圾但是车轮战法总能把他榨干。云雀已经炸掉17个隐藏炮台了,还是有源源不断的火焰从四面八方向他射来。
最后一枚包裹在岚属性火炎里的手枪子弹贯穿了他腰间。
靠在树干背后意识有些模糊的时候,他听到窸窸窣窣的脚步声,很慌乱,像是在逃亡,又听到金属撞击的高音,然后一个声音冷冷的在耳边响起 [ 我不习惯站在众人之上,只有站在尸体上,我才会安心。 ]
云雀仰着头有些想笑,原来是从前的自己。


身上大大小小深浅不一的伤口大都已经随时间消失殆尽,埋进了他越来越深沉的眼睛里。只有左肩的伤疤和腰间的弹孔还看得见,医护人员多次说用晴火炎的话是可以治愈的,但云雀说不必刻意去遮了,这是他该受的伤。


偶尔和了平一起喝酒,对方经常提起十几年前并盛的旧事。了平常醉醺醺的红着脸踉踉跄跄的站起来指着云雀吼
[ 云雀你以前真的太没意思了,一脸冷漠!男人就是应该极限的热血的啊! ] 然后冲着云雀扬扬手臂展示他热血的肌肉。

云雀一般不搭理他喝酒说的胡话。不过那天,了平抱着酒瓶开始跳桑巴,嘴里还咿咿呀呀的唱着老掉牙的歌。忽然,像是按了什么奇怪的按钮,正襟危坐的坐到云雀对面,撑着桌案,虚着眼睛仔细打量云雀,看了半天,说
[ 我觉得云雀你是真的变了。 ] 然后像是觉得自己说的很有道理似得点点头。
[ 嗯? ] 云雀有点愣,这粗线条喝多了吧。
[ 嘛!总觉得你没以前这么嚣张了! ]
[ 你的意思是我以前很嚣张。 ]
[ 啊对啊…诶不不不不不不,哎呀……唔] 了平一副尽力回忆的表情。他其实想说云雀真的比以前收敛太多了,说话啊还有对人态度之类。以前不都是一言不合就 咬み杀す ?
[ 我知道 不过 并不是什么好事, ]云雀抿了一口酒,看着房间明晃晃的灯。


很多年后,他会回想起过去最偏执最暴力的自己,还有遇到的最重要的家人。眼底闪过不自觉的笑意,这笑意像是融在水里不断扩散开来。 虽然他自己并不承认,但当成年的一平某天对着他喊师傅师傅,说他师傅也一样笑的这么温柔的时候,内心有什么东西被触动了,荡起些许波纹,不大,却很深 很深。


END




全世界最好的委员长生日快乐!【比心】
今年27了!!! [ 04年家教连载15岁 ]
生贺主要是想说个 这么多年和family同甘共苦的,虽然还是冷冷冰冰的样子,其实内心早就接受了他们,然后愿意为了同伴牺牲啊之类。这跟最开始的云雀恭弥是完全不同的,十年后变得温柔很多的委员长真的很…有魅力x 所以构思了一下他自己怎么看待这样的自己。
文笔离家出走,ooc属于我,他还是那个Hibari。

评论(2)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