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与我如此相似

coser
/骸云/楼诚/
写文纯属自我娱乐
开心就好

【骸云】被boss驴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愚人节特典 非常非常欢乐

短小精悍



“云守先生,boss请你现在去他的办公室。”库洛姆语气有些生硬,尽管过了十年但她还是觉得这位云守不好亲近。

“……嗯”

“那 那我先告辞了。” 说完恭敬地欠身,退出房间关上了门。然后拐出这条走廊看到了交代自己这个任务的REBORN先生。

“啊那个…REBORN先生,boss …他今天在意大利那边吧?为什么要……”库洛姆不由自主的脸红,声音也越来越小。

“你做的很好!”REBORN神秘一笑朝库洛姆比了个大拇指。“蠢纲在不在不重要,最近的彭格列太没有活力了,今天正好。你先去休息吧”

“噢…”库洛姆似懂非懂的点点头,有些担心的看了看六道骸房间的方向。REBORN先生这么做一定有他的道理吧? 让我把骸大人和云守约在boss办公室去… 诶…可是boss不在,那就只有骸大人和云守……唔…不明白。
库洛姆甩甩头,不再纠结这个问题,反正她觉得骸大人挺喜欢和云守待在一起的 嗯。


云雀继续翻了几页书,端起杯子时才发觉已经没有茶了,然后想起几分钟前好像有人敲门,要他去沢田纲吉办公室。于是放弃了重装烧水泡茶的念头,拿上了文件出门。


云雀伸手在门上敲了三下,听到门内有人含糊的应了声请进,就推门进去了。

“哦呀?”
“嗯?”

很明显,两个人都有些意外在此时此刻看到对方。

“噗,我还以为是沢田纲吉来了。嘛,不过也是,他进自己办公室怎么会敲门。”六道骸翘着腿坐在沙发上,完全不在意这样扭曲的坐姿会给西装添上多少褶皱。 云雀很多年前就讨厌他这吊儿郎当这点。

“彼此彼此,我也以为应我进来的是沢田纲吉。”云雀在对面沙发上坐下,把文件随手放在两人中间的桌子上。


“你来这干什么?”
“你为什么也在这?”

“……”
“……”


“库洛姆说沢田纲吉找我。”六道骸先回答了问题,
“那女孩说沢田纲吉让我过来。” 云雀想想,好像确实是叫库洛姆。

六道骸笑笑 “那看来是有事找我们两个?” 他很久没跟云雀恭弥这样面对面坐着说话了,沢田为了防止他和云雀打架都分开找他们两个谈话。因为他俩意见总是不和。

“大概吧,还真是不走运。” 云雀毫不掩饰对眼前这个人的讨厌。 六道骸没有接过话茬,摊摊手一脸【有什么办法呢这就是缘分啊】的表情,然后继续翻他手边那本报告。



一等就是两个小时,六道骸打了个哈欠,看了看云雀还是刚进来时候的坐姿完全没有动过,正在核对近期财务。

“呵,沢田纲吉等会儿来了我有他好看,让我等这么久真是很不听话啊?!驴我呢?” 骸直接横躺在了沙发上。

“驴?”云雀放下手里的东西反问。

“就是被骗的意思。”

云雀拿出手机摁亮了屏幕,把他对着六道骸。“这个驴?”

六道骸楞了三秒钟,念出了屏幕上的话“今天你被驴了吗?!彭格列节休假决定!REBORN先生说加班等什么也不要信哦~ 各位自行安排!强尼二制作……”

骸想起来了,强尼二搞的彭格列内部专用节假日app 会自动更换主题,当初他嫌太蠢没有用。

“今天四月一号……我靠你早就知道了?你知道了还被驴?”骸猛的从沙发上坐起来瞪着云雀。

“我才知道驴是什么意思,更何况你有问我日期?四月一号怎么了?”云雀皱眉。

“愚人节啊亲爱的云守…”六道骸扶额,但也承认这位冷面帅哥大概是真的不知道愚人节是何物 “换句话说,今天专门说谎骗人的,我们被沢田纲吉骗了,他今天不在。”

“那你刚刚对我嚎什么,我驴你了?”语气明显不快。 云雀的重点完全不在被沢田纲吉骗,而在竟然有人对他大呼小叫,这个人还是六道骸。

六道骸内心翻了个白眼 也没过多思考就说:“……是是是你驴我了,哦不是不是,我驴你了…啊也不是……哎呀有话好好说嘛…拐子收起来!!诶古董啊这是古董!啊~碎了!…………



“REBORN先生! 不 不好了!好像在地震?…”
“kufufufufuxixixixi,喝杯茶吧库洛姆,没关系没关系。”


————
沢田纲吉那天接到REBORN的电话,听说守护者们意外的安分,完全没有出什么差错,云雀没有放出小卷,狱寺也没有玩炸弹,就连蓝波都没开火箭炮。让他安心在巴利安多待几天。沢田倍感欣慰。

回来之后,面对巨修缮账单和古董花瓶的残骸,沢田觉得 是时候考虑一下辞职的事情了。



——END——

✦REBORN笑的很神秘

评论(2)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