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与我如此相似

coser
/骸云/楼诚/
写文纯属自我娱乐
开心就好

九九 骸云日 感谢 十一年前的相遇

时间过得真快 距离15岁那年开始的战斗已经11年了

并盛还是那个老样子,后山,神社,商店街,还有并中。

还是清晨,街上有三三两两的学生打着招呼前往并中,偶尔有家远的骑着自行车从后面追赶。

一片和气

就像十一年前


云雀看着衣柜里挂着的那套中山制服,袖子还别有 [ 风纪 ] 字样的袖章,红底黄字看着很是怀旧,仔细看看,还有些许泥印。

大概是学生时代留下的,说不定是纠察风纪是沾上的。

他连着衣架拿出制服,比在身上,看着镜子里短了一截的肩膀,冷哼一声放弃了重新试试的想法。 顺手挂回去,却不小心碰到上层隔板。 震落一些木屑,却闻到一股…香味。

樱花

皱了皱眉。一定是六道骸擅自放进去的。还把我的檀香扔了?…啧,喜欢樱花往自己衣柜塞啊!往别人衣柜塞算什么?话说回来这么多年了 闻不烦吗?! 哼。 竟然是声有些笑意的哼哼


关上衣柜,云雀走出房门。

九月末还有些热气,周围的商铺陆续开门了,不断有与邻居问早的声音传开。

一切都如常,我们,也一样。

桜咲く 舞い落ちる

何も無い ぼくの手の上



没赶上零点qwq!将近零点才赶上开始写,20分钟产物!不喜求勿喷QAQ !
真的很感谢骸云,喜欢骸云6年多了!说不清的感动啊真的太多辣 谢谢骸云谢谢家教谢谢天野娘QAQ  配图来自微博@扬羽1994

sakura只是应景出现的啦

然后再补上hayato隼人的生日快乐QAQ !
阿里嘎多!!











画江湖之不良人


常昊灵:九言


常宣灵:熙茗


PHX:眼球



生化危机4
Ada wong:熙茗
PHX:秋风
川渝acg

楚云秀:熙茗
苏沐橙:墨琊
phx@南瓜

cos视频 b站:av2531673


Panty:熙茗


摄影:原子
后期:夭夭

诡太郎大大新图!看着太带感开了脑洞QAQ 图@詭太郎_KHR 已授权



[ 啧,出任务出了半个月了,怎么…还不回来? ]

云雀挑挑眉毛,抬手在日历上又划去一天
已经是14号了,六道骸是上个月末匆匆收拾行李走的。半夜接到沢田纲吉电话,说是同盟家族遇难急需幻术师,这个忙 不得不帮。电话里boss催促骸赶快动身,于是骸只好轻手轻脚爬出被窝,以免惊醒身旁熟睡的云雀恭弥。
骸做贼似的换上西装,再回到卧室时,发现云雀已经起来,点亮了油灯看着他。

[ 哦呀,我都那么小声了 你怎么还是 醒了嗯?]

[ 哈 你这也叫小声? 吵死了 马上走,还是说你想被咬杀。]

[ 哦呀哦呀,你这炸毛脾气能不能改改?嘛~不过你想咬杀也没机会咯 沢田纲吉来了任务 嗯哼 可能一个星期回来吧 诶 你可不要太想我…~ ]

话还没说完,云雀一拐子削掉骸一缕头发。

[ 啧啧,还真是一如既往的暴力啊云雀恭弥! ]
捻了捻短了一截的头发,不等云雀回答,直接从房间里隐去了身形。

云雀看着骸幻化的地方,轻声到

[ 回来,再咬杀你个死凤梨 ]
随即吹灭了灯,继续这长夜。



[ hibari~hibari~ ]

云豆从窗外飞进来,自然而然的落在云雀头顶,今日却有些焦躁似的啄了啄云雀的头发。看样子是没了骸枭陪着玩,无聊的紧。
放下手里划日历的笔,坐回到『唯我独尊』的匾额下,还是那身黑色和服,还是那壶自己喝惯了的茶。


[ 打……打扰了!! ]

门刷啦的被拉开 草壁副委员长神色慌张

[ 委…委员长!雾守回来了!他在门口直嚷着要…… 啊!!喂!你不能进去!! ]
草壁直接被踹出了走廊,六道骸还顺带关上了门。

[ kufufufu~总算是回来了,沢田纲吉他下次要是再派时间这么长的任务给我我一定先把彭格列总部给变没!]
骸扯松西装领带,十分自觉的拿起榻榻米上的茶杯一饮而尽,完全无视了那双凤眼蕴含的杀意

[ 谁允许你进来的? ]

[ kufufu 还真见外,回来晚了生气了? ……!嗯哼?!有话好好说!别动拐子啊!]

[ 哈,说过了 咬杀。 ]
正准备又是一拐,却听那恶趣味的笑声猛的靠近,就在自己耳边。再一侧脸,看到的是那颗蓝色的凤梨。

[ 诶…kufufufu~ 你说要咬杀谁? ]
一勾腿,两人倒在榻榻米上,骸顺手解了云雀和服的腰带—居然是红色这条?

[ …啧! ]
云雀反手扯着骸脑后的长毛。

[ 喂,下次给我按时回来。 ]

[ kufufu ,看你表现咯~ ]


———FIN———





H嘛 卡卡更健康………………(=艸=。)





【骸云】深夜60分 [ 擦肩而过 ]

指环争夺战进行到雾战的时候 云雀得知战斗还是在学校进行非常不爽 想找那两个粉毛女人理论却又不知人在哪
[ 呵 就算用幻觉修补好了校舍也绝不原谅 咬杀]
怒气值正在升高的风纪委员长走出校门 瞥见高出围墙一节的樱花树 瞬间黑脸 藏在外套里的浮萍拐提出来又放了回去
[ 六道骸 那个人也是一样的 不可饶恕 咬杀 ] 正气着 迎面走来一个披着斗篷的人 看不清脸
[ 好久不见 好像又变强了啊.. ]
擦肩而过 云雀忽然回头看那个背影 觉得有些眼熟 转身又离去
那人也停住脚步 抬头看了看那排樱花 仿佛在笑

【骸云】深夜60分 [ 同伴 ]

当自己卧底的身份暴露 无力与白兰抗衡 精神也逃不出那个封闭的房间时 六道骸心里还是很慌的 [ 哦呀 在这里可还不能死..我还有.. ]
[ 情报没有传给云雀恭弥吗?哈~骸君你已经自身难保了哦 ] 白兰笑着打断他 [ 嘛 口是心非啊 骸君这不是已经在给彭格列办事了吗~ ]
[ kufufufu.可以的话真是不想用这个词…… ] 六道骸勉强站起来 做出最后一击的姿势[ kufufu 我与他 勉强算是同伴吧 ]
随即右眼的斗气闪现 瞬间遭受重击后失去了意识
……………………

接受图纸的进程突然被打断 跟草壁说着检查一下仪器 得知没有机械故障后皱了皱眉
[ 这个死凤梨....难道说.. ]
云雀自己都不知道那瞬间自己脸上露出的表情有多担忧
[ 哼 逞强 ] 虽然这么想着 但还是往彭格列基地走去
还没到门口 一阵慌乱的脚步让云雀无法安静的思考 正准备抓个人质问 却听到有人喊 [不好了 库洛姆她!内脏消失了! ]
什么? 云雀怀疑自己听错了 那是和六道骸生命联系在一起的女人吧 这...
并没有时间多想 云雀来到救护室 赶走碍事的沢田纲吉 拉起库洛姆带着雾之指环的手
[ 你要是死了 可就麻烦了]
六道骸 你欠我这个人情 回来了记得还.
云雀这样想着



====初投稿 本来是写给微博@骸云深夜60分 的 有点偏题就放在这里好了 不喜勿喷====